太阳城在线APP

你知道低欲望社会吗?一起去看看低欲望中的日本吧

  当日本的这辆列车冲入1988年时,裕仁天皇已病入膏肓。他早已从神界跌落人间,最后时日,不过是僵卧病床等待归期。

  皇室官员们惶恐慌乱,他们禁播了工藤静香的巧克力广告,因为其中有一句“这一天终于来了”。天皇在1989年1月7日早晨死去。

  当天晚上,东京银座挂满了白色灯笼。然而灯笼下的人们无心悲伤,他们流连于明亮橱窗前,嬉笑于豪华餐厅内,并为偶像演唱会因国丧取消而失望不已。对于列车上的乘客而言,生活不过是由昭和末年驶入平成元年,他们相信列车将持续加速,前方桥都坚固,隧道都光明。

  昭和最后三年,日本个人财富翻了三倍,东京企业年底要发十几月月薪做年终奖,有家建筑公司只发了6个月,结果高管四处抱怨,“不景气啊”。

  平成元年最后一天,列车车速达到顶峰,日本股指高达38915点,随后,刺耳刹车声响起,列车出轨,冲入荒野。最先征兆依旧是年终奖。大批企业宣布取消年终奖,并在此后连年取消,直至21世纪结束。

  日本著名管理学家,世界五大管理大师之一的大前研一指出,日本已陷入「低欲望社会」。未满40岁的日本人,从懂事以来就面对「失落的20年」。

  大多数人的心态不只是不愿意背负房贷或结婚生子,而是一点风险及责任都不想承担。日本自从1991年经济泡沫破灭之后,经济持续低迷,被称之为「失落的20年」,也有人说是「失落的10年」。

  在连续的经济低气压下,大前研一提出日本已经陷入了「低欲望社会」:即无论物价如何降低,消费无法得到刺激,经济没有明显增长,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,而30岁之前购房的人数却依然逐年下降,年轻人对于买车几乎没有兴趣,奢侈品消费被嗤之以鼻,宅文化盛行,一日三餐因陋就简。

  大公司搬出稻盛和夫的萧条管理学:要干更多的工作,工资不会加,奖金发不出,请忍耐。小型企业则更直白,上司直接训斥老员工:“公司没辞退你,但你心里没谱么?

  ”新词“再构造”开始流行,其实只是裁员的体面说法。有企业高管被构造成文案,继而被构造成搬运工,最后被迫辞职。

  1993年,全日本有6成企业减少了应届生校招,第二大汽车厂日产关停了神奈川工厂,直接削减5000人。

  日本航空宣布,请3000名35岁至55岁的中层主动辞职。当年,日本减少了13万个岗位,但经济学家说,还得再裁200万人。

  就业艰难导致消费萎缩,信用破产诱发金融爆雷,日本的房价在被调控数年后,于1993年轰然下跌,并连跌25年。

  荒野的气温一夜转冷。电台节目开始教主妇如何用煮饭的热气,顺带煮鸡蛋。法式餐厅门庭冷清,麦当劳低价套餐被热捧,日本各地神社内,祈福人数激增。

  平成三年,大阪新增流浪汉6000人,东京则过万。列车飞奔时,人们纵情享乐无心存款,而在荒野,失业和房贷足以致命。

  平成前十年,日本平均每年自杀人数超32000人,是过往3倍。富士山下的青木原树海,林木遮天蔽日,许多人绝望走入,再未出来。

  迷惘在整个国度扩散。面对外媒嘲讽,日本不再反驳,他们自比为“沉沦的巨人”,并预测“这恐怕是战后最漫长的萧条”。列车在荒野中越来越慢,习惯高速奔行的人们四下张望,眼前萧条是如此陌生。

  争分夺秒的快节奏,在萧条时切换为拖沓冗长。歌舞町闭门谢客,写字楼灯光熄灭,白领们挤进电车早早归家,用电视打发漫漫长夜。

  电视上,珠光宝气的年轻偶像不再受宠,取而代之是恶搞综艺。因经费紧张,这些节目大多布景粗糙,也无台词剧本。艺人们用肢体搞怪,批量生产空洞的笑声。

  失速之后,接踵而来的是失信。踉跄度过萧条头几年后,适应下来的人们回望过去的彩色泡沫,信任开始崩塌。

  九成以上的日本人,不买股票,不买基金,不参与P2P,不考虑楼花,更不碰古玩和黄金。他们只相信存款。

  日本家庭共有1600兆日元存款,即便利率很低也要躺在银行。日本香川县最大国有银行,把存款利息降到0.05%,人们照存不误。

  “在我们心里,理财跟赌博差不多。”直至2016年,经历四分之一个世纪疗伤后,日本股市才迎来年轻股民。他们对金融知识茫然陌生。

  许多人买任天堂股票,只是为声援新出的游戏。不相信投资神话,不相信职场奋斗,发展到最后,人们开始不相信婚姻和家庭。2017年,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报告显示,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中,就有1人终生未婚。

  18岁到34岁未婚者中,70%未在谈任何形式的恋爱。受访者们觉得婚姻是束缚,婚房是负担,生育更是沉重的事情。从平成元年开始,日本生育率一路下降,2003年之后,日本儿童数量不及日本猫狗的总数量。

  在萧条中长大的一代人,变得沉默封闭。日本人称平成一代为“草食系”,安全、安静、安之若素。然而平静之下其实是麻木。

  他们谨慎小心,他们不敢消费,不敢的原因是对未来失望,“在我生长的过程中,印象里全是黑色的消息。”九十年代后期,报纸上还时常出现萧条何时结束的讨论。慢慢地,讨论消失了,无人预测,也无人期待。

  在「低欲望社会」的背后,原因诸多,既有一个社会高速发展趋向成熟后的共同原因,也有日本在税收政策上的倾斜因素,更有日本社会独特的传统文化基因因素。

  如今的日本年轻人既不想买房买车,也不想结婚生子,从30岁开始就為老年生活做打算,不停地存钱。据统计,日本国民的个人金融资产从1990年未的1000万亿日元,增加到2015年的1700万亿日元,这些资产大部分由老年人持有。

  与媒体渲染的「贫困老人」相反,大多数老年人持有许多定期存款。据某银行统计,存款账户中完全不动用的占三成多,而经常发生资金流动的账户中又有三成会再变为定期账户。

  大多数日本老年人将收入储蓄起来,尽量节俭,临终时却人均拥有3500万日元的资产。真是「人世间最悲催的莫过于人死了,钱还没花完」

  在大前研一看来,老年人不愿消费而是储蓄到死有三个原因,一是对于未来产生担忧,担心老年生活,二是以防万一,这个「万一」是指预料之外的寿命延长或是生病导致钱不够花,三是战后的日本国民教育,为实现战后复兴,鼓励国民不劳动者不得食、为美好将来而储蓄。

  然后日本国民纷纷将15%到20%的收入储蓄起来,并逐渐养成习惯。并且老年人还指子女照顾自己,因此希望手中的储蓄能够让子女履行赡养义务。

  另外,大前研一认为,低欲望化最明显的人群是年轻人,他们本应该是最有消费欲望的消费核心人群。但物质上已经极为发达的日本,文化上却对于欧美文化仍是崇拜和模仿的。并且随着硅谷精神的崛起,极简生活的兴起,回归生命本质的探索,自我意识的觉醒,使得日本的年轻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成为主流。

  低欲造成日本人大学毕业后,只是想开一个小小面包房,或是开个站前的小花店。以前包包一定要LV的,现在环保布袋也可以。以前想加班多赚钱,现在不想加班想休假。以前服饰必须是品牌的,现在优衣库的也不错。

  萧条彻底改变了日本国民,他们不再懊恼已逝的荣光,不再期盼瞬间的逆转,而是专注眼前的生活。如一位日本作家所说,已被摧毁的物质,恢复原貌也无意义,日本现在更渴望把消费用于购买“美好的时光”。

上一篇:黄花梨广州拍卖估价较低 众多买家欲南下淘宝

下一篇:同程新品牌去“艺龙化”欲借低线市场翻盘